茶联文化漫谈 - 茶语清心|伤感茶语|品茶人生|吃茶话 - 英德茶叶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茶叶知识 > 茶语人生 > 正文

茶联文化漫谈

2015-01-28 10:45:56来源:互联网阅读:繁體閱讀

人们把每天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之中的“茶”列为七件事之一,这说明茶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

从古到今以来,茶跟文人雅士结下了不解之缘,同时也产生了茶文化。首先是陆羽《茶经》的问世和卢仝《饮茶歌》的传唱,更进一步加深了茶与文人雅士的关系,丰富深化了茶的文化内涵,因此,流传了不少关于茶的对联!

“陆羽一经新著作;卢仝七碗更精神。”一经,当然是陆羽的《茶经》,自从“茶圣”陆羽的专著《茶经》出现人们饮茶的风气便大为普及,也给饮茶赋予了文化的内涵,由单纯的物质需求变为一种精神上的享用;卢仝的《饮茶歌》更以神奇浪漫的笔调,用本身的阅历,描写出饮茶的感受。诗人连饮七碗茶,每饮一次,都有新的灵感,饮到最后一碗(七碗),只觉得“两腋清风”,更为精神……“陆羽谱经卢仝解渴;武夷选品顾渚分香。”一联中的“谱经”、“解渴”说的就是上联意思;接着,介绍了“武夷”、“顾渚”是名茶产地。武夷为福建北部崇安县的武夷山,素有福建第一名山之称,从古到今出产的茶都被列为珍品,品种甚多,犹以“武夷岩茶”著称,故有“选品”之说:“顾渚”是浙江长兴县的顾渚山,那里最有名的是“顾渚紫笋茶”,该茶外形精致,质量特优,味道鲜美,香气馥郁,“嗅之醉人,啜之赏心”(陆羽句)。“分香”是对“顾渚紫笋茶”的最高评价。

关于茶的对联很多,如:“古今雀舌誇双井;大小龙团冠九州。”其中“双井”、“龙团”均为名茶,产地分别是江西分宁(今修水)的双井茶和福建的大小龙团茶。有的茶联还详细介绍了烹茶的方法,“春山几焙龙团小;活火初煎蟹眼圆。”古人讲究煎茶时应该用活火烹活水,而且煎水是以初沸时泛起如蟹眼鱼目状的小泡(“蟹眼圆”),发出松涛般的声音为适度,由于这时的水最能分解出新茶之香。宋诗中“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之句,说的是煎茶时的景况。

旧时的文人学士大多喜欢饮茶,他们往往经过饮茶来品尝生活,借茶遣兴,达到一种生命的境界,以茶抒怀,其中,留下了许多品茗佳话和联作。如苏东坡一生嗜茶,茶成为他生活中不能缺少的东西:他路上渴了要喝茶;晚上办事要喝茶;写诗作文要喝茶;睡觉起床也要喝茶……所以,他把佳茗比作佳人,曾写诗赞誉她。后来,有人把他诗中“历来佳茗似佳人”的诗句和他另一首名篇《饮湖上初晴后雨》中的“欲把西湖比西子”诗句组成了一对巧妙而工整的茶联:“欲把西湖比西子,历来佳茗似佳人。”苏东坡一生遍尝名茶,而且留下了不少有关饮茶的趣闻:相传苏东坡一次到一寺庙玩耍,临别时,该寺庙住持请苏东坡题字纪念,苏东坡便把进寺庙参观时前后截然不同的遭遇写成一副风趣的对联,“坐、请坐、请上坐,茶、敬茶、敬香茶。”住持看了啼笑皆非!这副对联辛辣幽默,讽刺了住持款待客人的三个不同档次,也入木三分地刻画出住持附庸风雅的丑恶嘴脸,这是一副反映世态炎凉的茶联。

清代有诗、书、画“三绝”之称的郑板桥,一生也很喜欢茶。“黄泥小灶茶烹陆(陆羽),白雨幽窗字学颜(颜真卿)。”在品茗凝神之际创作出大量的画作和楹联匾额,其中不乏咏及了茶和茶事的楹联。如为四川青城山天师洞饭堂写过这样一副对联,“扫来竹叶烹茶叶,劈碎松根煮菜根。”该联对仗工整,别有情趣。他还为茶馆写过不少楹联,其中一联,“历来名士能评水,从古到今高僧爱斗茶。”该联对那时文人高僧嗜茶重水的嗜好进行一个高度而精确的概括……

在现代社会中,随着物质生活的提升,茶已成为人们日常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人们经过煎茶品茗,道古论今,沉醉在茶香与友谊之中;或于工作之余,沏一壶粗茶,自饮自啜,洗濯了一天的疲劳。茶给人的是一种高雅、清幽的情怀;淡泊、安谧、自得的境界。让人得到物质和精神的享用,在怡人的茶香中,忘却了尘人间纷纭繁杂的一切。为了投合市民需求,招徕生意,运营茶叶的茶商各出奇招,在茶联上做文章:“客至心常热,人走茶不凉。”取悦顾客,胜人一筹。还有“协伴清琴瀹茗寻香韵,盛邀皓月煮茶觅芳津。”(协盛茶行)该联清馥隽永,充满诗情画意,似乎使人闻到了沁人心脾的茶香。笔者也曾为人撰一些茶联,不揣浅陋,登出来聊博一哂。“茶座生香,烹一壶盛意温故;艺园俗气,泡片刻工夫品新。”(冠“茶艺”)“海生明月觞泛碧(酒),岛满蕙风壶留香(茶)。”



关键字:饮茶  住持  对联  的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