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叶知识 > 茶叶文化 > 正文

英国皇室墨金黑茶一波三折进中国始末

2015-01-22 15:12:19来源:互联网阅读:繁體閱讀

\

 

     第一次听说墨金黑茶是2001年,在英国的一次私人宴会上。

  宴会主人是一个英国的皇室成员,举止优雅且言语脱俗,正式典型的英国绅士。

  很偶尔的场合,由于几幅来自东方的照片我们谈了起来,很投机而且滔滔不绝,说到了他们国家的下午茶文化——那正是他们骄傲的资本,优雅、悠闲的贵族气质,这是他作为皇室成员最值得夸耀的地方。

  当他晓得我来自中国,一个世界茶文化之都的时候,他把我邀请到他的私人书房,炫宝普通的打开一个盒子,告诉我这里头是他们国家的骄傲,墨金黑茶。

  他说,虽然你们国家的茶很有名,但这种茶在你们国家喝不到,由于只要我们英国人拥有。

  我尊重他们的文化也不屑与之争辩,但当我看他气定神闲把茶放到一个滤网上就倒水,一霎时完成整个泡茶过程把茶递给我时,心里还是着实一惊:这茶过水就行?不用泡?

  英国绅士似乎看出来我在想什么,或许他想看到的就是我这个表情,笑嘻嘻的告诉我“This England, black gold!(这就是英国,黑色的金子)”

  带着微笑喝完那杯茶,我一直没有问他什么,但那时我确信,我会找到这个墨金黑茶,将之带到中国。中国是茶文化的王国,可以包容万物,吸收一切。

  几年后,由于汗血宝马的生意,另一个很偶尔的时机,我来到了孟加拉国。

  到这里来的之前我就晓得,全世界最贵的茶大部分产自这里,但是我那时并不晓得,那个英国佬当做宝贝的墨金黑茶也产自这里——可能是由于那个英国佬一直在重复这是他们英国的东西,这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

  我的生意同伴坎普,在孟加拉国是一个很有声威的老人。在我们的生意愉快的谈完,我要回国之前,他把我邀请到他的家里作客,在那里,我又一次见到了墨金黑茶。

  他用墨金黑茶来款待我,告诉我这种茶的名字和它的产地——产地就在他们家十二公里处的茶园。

  我没有告诉他我这是第二次喝,并且我早已经众里寻他千baidu,只是一再夸奖美味,并希望老人送我一些。

  老人告诉我,在他家里喝多少都没关系,但是送给我是要判处绞刑的,他的确没有方法。热情的老人不断陪我聊到深夜,我才晓得孟加拉国人都喝不到墨金黑茶,由于从孟加拉殖民地时期,这种茶被英国人墨金斯创造往后就不断是英国的皇室专供茶,在孟加拉国,也只要很少的人可以每年依照配额买到一些——坎普每年的配额不过5公斤,且配以身份认证的口袋以避免买卖,这是为了保持英国皇室的尊严。

  这一次,由于老人的至诚,我没有轻描淡写的一品了之,细细的品尝墨金黑茶的醇香,渐渐的抚摸这种颗粒茶的质感,也详细的问了老人这种茶的制造工艺。

  我延迟了回国的时间,由于我晓得此行不虚,太值了。

  第二天,经过很好的朋友联络到中国驻孟加拉的大使,告诉他这些阅历,把我想把这种茶引入中国的愿望讲给大使听,他很赞成我这种想把一切好东西弄到中国的野心——他也是个茶道喜好者,他也懂墨金黑茶,所以一拍即合。

  经过大使,我被安排了与孟加拉国的总理见面。

  好容易等到总理日程安排的约见,又是一波三折,商定见面的上午恰逢孟加拉国的学生游行,总理日程暂时改变。在他的办公室呆到下午被暂时安排了一名官员陪同我们去调查茶园。

  在那名官员的陪同下,我终于见到了墨金黑茶的茶园。那里不允许拍照,这是我的遗憾,没能留下一张照片。那里漫山遍野都是茶树,茶园很大,一共有64个区,我们只走了一个区就花了近一小时。

  采茶女背着背篓,两手交替地将摘下来的茶叶放到背篓中,那动作非常有乐感,只是少了山歌。

  参观完毕,我向陪同我们的官员表达了想从孟加拉国引入墨金黑茶到中国的愿望。官员向我表示遗憾“对不起,我们政府对此也无能为力,只要六个公司拥有这样的权利。”

  我只询问了最大的一家公司,并且记住了这个名字:英国邓肯兄弟公司——又是英国佬,我置信,这将是最难啃的一块骨头,最后一关。但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不是。

  为了墨金黑茶,在孟加拉已经耽搁了一个月的时间,却仍然没看到曙光,找遍了一切能找到的关系,表达了我们的愿望往后,约见的日期却一直无法确定,原本以为带着这个遗憾要离开这里,他们却由于我的另外一个身份约见了我——由于我是爱马人,在中国建立了最大的汗血宝马繁育基地,邓肯兄弟的老板不仅爱马且只喜欢汗血马。

  终于如愿相见,邓肯兄弟的老板史密斯先生却完全不像一个商人。

  他更像是一个大孩子,性格中人,我们一见如故,滔滔不绝的谈起了马经,关于马我们有着惊人相反的见地,都以为汗血马是一切马里头最棒的,最优雅的,也是最陈旧的。

  但茶商史密斯关于墨金黑茶却绝口不提,每次我提及都被他轻易化解。

  我再一次滞留在这里,由于我明确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后来的半个月时间里头我们差不多每隔一天约见一次,我也不再提起墨金黑茶的事情,只是与之议论马道,我信仰老子之道:上善若水。

  被我的至诚所感触,史密斯在我们议论了无数次马经之后自发提到了墨金黑茶——原来受英国皇室的掌控,为了保证皇室的尊严,墨金黑茶一直没有在市场流经过。在亚洲国家仅向韩国和日本依照配额供应。

  都是爱马人的缘故,史密斯先生为我做了一个超出原则的决定——从韩国的配额中间挤出一小部分,先运输到韩国,再从韩国引入中国。但让我必需保证,不能售卖,仅能让爱马人分享。由于在他的国家,皇室成员的下午茶时间,就是品味着墨金黑茶欣赏马术。

  2010年,仅有的300公斤墨金黑茶从韩国抵达中国。我恪守了我的商定,仅在爱马人的圈子里头赠送,马友们逢聚必喝墨金黑茶,但一克不卖,是朋友就送,不是朋友就没有。为此我也在马友圈子里取得了一个雅号“杨老黑”。

  2011年,邓肯兄弟公司遭遇了一系列状况,作为朋友,我力所能及的向他们提供了一些帮忙。但换来的收获却是预料之外——他们授予了我的公司墨金黑茶的运营权,并且把配额给我提升到与英国本国相反的状态。我深知,这一切既是偶尔,也是必定。由于我们的国家日新月异,大踏步的前进着,这是国家带给我的荣耀。

  但除了一次发布会之外我仍然什么都没有做,由于我仍然担忧假如墨金黑茶推行开来,我能否可以长时间获得订单,由于在这之前的偶尔要素太多。

  2012年,史密斯先生应我的邀请来到中国。

  我带他去了首都北京、福建安溪、江西景德镇,给他讲了中国的博大与包容,也讲了中国的发展。

  史密斯先生迷上了中国,他可能从没想过,今日的中国是如此先进与现代,但他可以确信的是,而明日的中国又将是怎样的辉煌。

  回国往后,史密斯先生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去讲述他在中国的阅历,做通了各种工作,获得了皇室的授权并给予了我的公司在中国的独一运营权。

  2012年12月,历经7年周折的墨金黑茶进入中国市场,每个人都可以用最低廉的价格品尝到。

  我深知,做到这一切,对我个人而言,都是偶尔要素。

  但关于中国而言,是一个必定的结局。

  由于中国的文化、博大、包容与富强。



关键字:英国  中国  黑茶  孟加拉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