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叶知识 > 茶叶文化 > 正文

崇溪茶道逶迤

2015-01-22 15:08:10来源:互联网阅读:繁體閱讀

  “水见三湾,福寿安康;屈曲来潮,茶丰丰饶。”这是一句关于自然风水意象的谚语,用它诠释武夷山的自然景观再恰当不过。三种元素的组合让我们了如指掌:溪流、人居、茶叶,这三种元素构成了养育武夷山数十万人的重要资源。1989年县改市后的武夷山市,它的前身崇安县虽然隐去了古邑之名,但是,仍从崇溪的湾湾逶迤中,听到了母亲河对乡土的诉说。崇安是一个极具诗意的名字:崇安因武夷山之高而崇,亦因武夷水之和而安,崇安因而钟灵毓秀,物阜民安,真正对应了谚语中的美妙愿景。

  半壁江山四两茶

  物阜资源之一,就是武夷岩茶。古邑之所以喻之为“金崇安”,是由于崇安古邑之利好,所产武夷岩茶之贵重同等于“金”。崇安物产之丰富,人居环境之安定,社会世象之和谐,在外界看来,这都是古邑崇安的地气、人气、财气、底气十足的表现。建县仅千年余的崇安,富庶程度未必能比得过“下四府”,但安居乐业之景象久远久恒,冠闽北诸县之首不为过。崇安方圆三百余平方里,周围高山环抱,封锁寥寂,独一崇溪自北向南,磅礴冲决,拓开重重境界。崇安县岩茶与红茶如“金子”般彰显,从此耀眼山外。崇安之“金子”,是倍受古今中外市场贸易高抬的武夷岩茶和正山小种红茶!这些金贵的茶叶,经崇溪千百春秋的水浮陆转,经舟筏千万回次的辟浪逐波,南去茶香一路,返时金银万两。茶货顺崇溪而下,聚集于建溪,统运于闽江,千艘满载,竞发口岸,再搭上洋艘,进入番国异乡,“金茶叶”就这样被茶商们从茶道水路带出去,“金崇安”的银资又被茶商巨贾满满足足地挣回来。

  当我们今日说起武夷岩茶之王大红袍具有如此多传奇的时候,也讲起毛泽东赠送给尼克松“半壁江山四两茶”故事的时候,武夷茶又一次次被推向物以稀为贵的高处,因而对武夷茶积聚起来的财富,没什么好值得咋舌的。只需你今日去重走一趟崇溪水路的飞流直下,去听一听那些仍然响在耳畔的崇溪涛声,去触摸一下崇溪水路两岸岩壁上纤夫抠出的臼窝,去望一眼闽赣古道关隘上客死商人无名墓碑的凄凉,你就会意识到:一个金崇安,和一条水路的安危兴衰,和一艘艘茶船的沉浮,和一条险峻的石岭是何等的毫不相关!

  武夷境主

  南源岭位于武夷山以南。由于背山面水,虎视崇溪之对岸的公馆渡口,成了把守崇安县城必经之地公馆驿道的战略要地。双门古寺就立在南源岭东侧的半山腰,我们在此远眺,崇溪从北面逶迤流来,浩荡的溪水至三姑方向左转右拐,构成了三个大弧度的河湾,浅滩湍急处,溪浪怒吼涌,一旦入深潭,幽静竹篙沉。这样的溪流景致,都让大王峰收尽眼底。而窈窕玉女峰,却隐于湾边的九曲溪出口处。遥望西北方,一石柱擎天,独立遗世,与大王峰相向伫立,天空之下,奇绝壮观。崇溪流到了南源岭脚下,湾里好泊船,自然在此构成了码头。如今这个因码头而兴的村子叫双门,除留有一片茂密的水口林外,还能见到的就是每年正月十四在此举行的一场庙会。庙的主殿正上方悬一匾,书“武夷境主殿”五个字。“武夷境主”这一称谓,实在耐人寻味:人们之所以把这一方水土立为“武夷境主”的辖地,实际上民间有意为里坊社民确立了眺望武夷胜境的精神高台,也是桑梓香火萦绕下的祈福求安的钟灵之地。南源岭双门一带村民所祭奠的神,就是武夷君,他们不会忘记:汉武帝用干鱼祭奠武夷君那是一场多么盛大的祭礼,而他们把这种盛典乡村化了,仅立一小庙而已,但是,武夷君是社坊的地主,是他们顶礼膜拜的福德正神!

  万里茶道的起点,紧连着崇溪水路。崇溪水运业到了民国,更是大行其道。在“武夷境主”的庇佑下,清朝以来,崇溪上下游水路宁波利济,双门河埠水运平安。双门古津还有几处木构小楼,散落在水口林的萋萋荒草中。小木楼上下两层,分别是住人的和加工储放武夷茶叶的。清末民初,崇溪水路非常忙碌的时候,许多在双门码头泊船休整的客商,就会来双门木楼客栈小住。木楼为客人提供了放置茶货的地方。木楼下是焙坊或码放货物的仓间。建阳通往崇安的公路一开通,双门就成了偏于一隅的小村,陪伴它的是崇溪水面上终年持续的波涛声。

  独特的物产武夷岩茶在艄公的欢歌笑语中,随波逐流,融入福、漳、泉、厦的贸易激流后,崇溪这条黄金水道就成了财富之道,同时也让沿岸的南源岭提升了它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一位南源岭村的导游,带我们爬上一座小山坡,去看刻有“武夷战略把守处”几个字的碑。导游告诉说,这是提示后人,南源岭不仅面临崇溪水路的天险,还具有军事战略的重要性。国民党驻闽绥靖公署主任蒋鼎文驻武夷山时,为防从南面来袭的红军,在此星村路口与南源岭山道处,筑起了炮台,置迫击炮数门,守军一个营,与赤石镇警署保安驻地保持着密切联络。现在炮台遗址还在。南源岭村正面临着新区建设,古寨和碉楼炮台防御工事,有的基本被毁了。只要这山坡上的一处防御堡垒,还安卧于松林中,后人怕这段落硝烟洋溢的历史消逝,于是立了这块碑,才让我们有一个寻觅战争年代印记的座标。

  这块碑承载的坐标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1934年,福建省国民政府为了防御战略的需求,修筑建阳至崇安的公路,过南源岭时,原在溪面上架了桥,可是在11月底来福建任驻闽绥靖公署主任的蒋鼎文,在视察崇安时,为了围歼闽西北的红军,避免红军重兵突击崇安县城,强令拆桥设渡。到了1935年,建立了汽车渡,凡从建阳方向开往崇安的汽车,都靠摆渡过河。汽车下了渡船后,就行走在公馆新修的公路上。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武夷境主”对顾祝同第三战区属下的一支入闽军队,并不领情,没有给予庇佑。1942年夏,顾祝同部下的国民党第三战区兵士军车,从上饶向福建撤离时,顶着崇溪洪水强行过渡,形成翻船事故,军车和兵士被滔滔洪水卷走,溺死者众,不测之灾挫败了国民党反动派的锐气。1946年国民政府建筑九曲大桥,首条省道公路沿崇溪西岸武夷山麓逶迤北行,顺利进入崇安城。公馆汽车渡不再用了,双门古津上的渡口,也随之渐渐冷寂了。

  忙碌的转运

  “南(岩)茶、北(白)米、东(冬)笋、西(溪)鱼” ,历来当做是武夷山的四大特产,其实远不止这些,还有松杉、毛竹、纸产等。地理位置偏于闭塞的崇安,货要畅其流,物要畅其通,山道坎坷,翻山越岭,运送艰苦,人力本钱大,利用水运漂流,是武夷山对外运输物产和进行货物贸易的次要方式。从西溪、九曲溪、黄柏溪、梅溪会聚于崇溪的物流商品,都依赖崇溪水的运输。公元994年之前,还属于建阳县所辖的温岭镇,就在南源岭上下设了两个驿站,一个是兴田驿,一个是公馆驿。两处驿站的都与崇溪相关,因而,兴田驿又叫兴田水马驿,水路通驿如遇洪水迸发等不可拒绝的自然要素障碍时,还可换乘车马,陆地行邮。

  借助天险把守住崇安黄金水道的地方,是崇溪下游的峡腰,它是最险的一段水路。当年峡腰的这段天险,过往船只竹筏,溯闽江北上的,都是从沿海城市集运上来的贵重物质,有绸布、白糖、珍果、五金、首饰,也有不少携着重金来武夷山购买土特产和岩茶的商客,他们腰缠万贯,还带有水路上陪乐的船娘(因长得美丽,也叫媚娘的),引来了土匪强盗常出没于此。武夷山民间流传这样的说法:“去赤石街嫖么,去星村街赌么,摸摸口袋没有钱哟!没有钱哟,心莫慌哟,狠下心来闯峡腰,峡腰船上多银钞!”说的就是强盗土匪们凭着贼胆,仗着峡腰天险,在进退无望的天险峡谷河流中打劫的事情。普通押船的商人为了保全生家性命和货物,遇到打劫只好舍钱消灾,忍气吞声地将就劫匪。传说一些跟船的下府帮船娘,有一手防范功夫,只需劫匪入得船来,一挨她身,便施气功点穴术,劫匪被她一拿捏,突然间瘫倒就范,甚至毙命激流中。过了险途峡腰,有如李白笔下“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那种阅历。茶商舟楫平稳进入了兴田古镇的水道广泛流段。

  兴田驿站

  兴田古镇从南宋宝庆三年(1227)起,就是茶商水路的驿站。朝廷在崇安县内(今武夷山市)设的三道重要邮驿站是:兴田水马驿、长平水马驿、分水关驿。除分水关驿,兴田水马驿占有水陆两驿的优势,不仅配有木船十艘,水夫百人,还配有马八匹,驴五头,步夫百人。据清代《福建通史》载:康熙三十八年(1699)和清雍正九年(1731),只留兴田驿,足见兴田驿站在历史上作为县界出入通道的重要性。崇溪水路串起了兴田驿路,无数金贵的武夷茶叶,就是经过梅溪、星村、赤石等产茶地集运,源源持续地运输出武夷山,直至沿海买卖,换来无数的财富,使万里茶道起点的这条黄金水道,与沿途驿站相偕,承载着武夷山的富庶,富水永远长流!现在交通环境变化宏大,往日崇溪茶路逶迤,今日只见崇阳溪浩淼清波上,逍遥的筏影伴着茶香,武夷山茶商们趟出的万里茶商水道,仍激起后人对流淌了数百年茶路岁月的怀想。



关键字:武夷山  武夷  溪水  建阳  


相关文章

本月精彩阅读

1晋南北朝茶叶生产的发展
2日本青年扎根闽东探寻日本茶
3斗茶的来历及发展
4佛教对中国茶文化传播的四大
5红茶是奶奶的生命花儿绽放
6有关茶的各种风俗
7和静茶修,借茶修当代生活
8寿宁斜滩镇种茶600年文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