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叶知识 > 茶叶文化 > 正文

红茶是奶奶的生命花儿绽放

2015-01-22 14:27:44来源:互联网阅读:繁體閱讀

  红茶是奶奶的生命花儿绽放

  人们以茶喻君子就像见花如女人。关于红茶今天不形而上谈,且讲一个故事,一个女中君子的故事,一个真实的陈旧而现代的故事。无关风雅矫情,把戏鲜活在生命中绽放。

  我的奶奶,这年88,平生最好喝浓茶抽雪茄。我是她带大的。记忆中,每天早起第一件事,沏一杯浓浓的茶。那是半杯茶叶一点点水的怪东西,沏茶用的是老式的有胆的保温杯,至于用的茶,我不断试图搞明白,那味道,岂是简单的至苦至涩了得! 小时候,每天晚饭后遛弯,出家门两分钟走到什刹海旁,坐在石凳上。她高傲优雅地一根接一根抽雪茄,时不时打开我着实领教过味道----那只如潘多拉魔盒般的杯,一口口地喝浓茶。我真惧怕她,我想她是妖怪吧! 那杯中的东西,我只抿一小小口就眼发直。 这么烈的两样东西,绝比对麻辣引诱加二锅头强劲。长大了,知识多了,我晓得了吸烟有害健康,晓得了抽一根雪茄相当于抽一包烟,再想想我奶奶,一天几十根雪茄,居然一口自己的好牙,吃饭香香,擅长嚼大蹦豆。 不可思议!

  奶奶1.66米,到如今身板一点不驼,不柱拐棍,背挺又直,看那精气神像练过芭蕾。38的大脚,是她们姐妹11个里独一没裹小脚,也是独一一个受高等教育的。那个年代,她上中华女子学院。她说话声特殊大,我的记忆中她60岁之后满头银丝,丝丝不乱,从不染发,一个半月烫一次大花儿---比年轻人还走在潮流先列。每天三换衣,亲身做饭。奶奶用牙线和刮舌。她淘汰的衣服和鞋,有豹纹的,有镶水钻的,我捡剩穿到学校,同窗们会说呀!真漂亮!真时兴!”

  我上中学离开奶奶家,那时也是女孩子开始懂得美的年纪。有时去看奶奶,她会说:你们赶上好时代了。我年轻时哪敢穿美丽衣服,更别说化妆了。那时日本人见年轻姑娘就动歪脑筋,他们叫花姑娘”年轻女孩得赶快跑。出门穿最破最素的,还得往脸上抹把灰…..说完她仍然是浓茶雪茄。

  都说隔辈疼,奶奶对我可狠了!奶奶最看不惯我黏人,对我打到见血,屁股挨不了凳子是常事。不富有的日子她不攒钱也顿顿一大桌菜蛋奶肉,极尽丰富让我吃好,但却不替我做任何其他事。她要我从小独立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到高中我不断没见过我的亲爷爷。奶奶身边的后爷爷博览古今,对奶奶言听计从。听说是正黄旗,奶奶家也因故能住在什刹海边的好宅子。满汉不能通婚,为了奶奶,后爷爷与家族决裂了,一辈子没有自己的孩子。奶奶的三个孩子包括我父亲和我两个姑姑,从没人叫他一声爸”,他也接受了,到如今仍然伴着奶奶。 那我的亲爷爷呢?家里人告诉我不要在奶奶面前提他。我不懂,但我真怕奶奶,就绝不提,但忍不住猎奇。缠着父亲姑姑问,只言片语中得知,亲爷爷家是北京数一数二的大地主。这样的大家族到爷爷辈就我爷爷和叔爷两个男子。爷爷考取北大中文系,叔爷爷上的北大法律系。爷爷入了国民党,解放时去了台湾。奶奶说什么都不去。混战中家抄了,那时奶奶最小的孩子,也就是我的小姑还在襁褓中。短短时间从富贵荣华到流落街头。她怀抱我小姑,领着齐腰高的正长身体的我父亲,我的大姑到了上学的年龄。都要钱呐!身无分文,有人劝她卖孩子。她说:我的孩子一个也不能离开我。有我,不仅让他们有吃有喝,还都要上学!  奶奶卖血,每十天半月的就去卖装满原来我们喝的大酸奶玻璃瓶一瓶到两瓶血……  ……..从她的月子开始她身体里一瓶瓶流淌出的鲜血换得三个孩子都健康上学了……….

  红茶是奶奶的生命花儿绽放

  人们以茶喻君子就像见花如女人。关于红茶今天不形而上谈,且讲一个故事,一个女中君子的故事,一个真实的陈旧而现代的故事。无关风雅矫情,把戏鲜活在生命中绽放。

  我的奶奶,这年88,平生最好喝浓茶抽雪茄。我是她带大的。记忆中,每天早起第一件事,沏一杯浓浓的茶。那是半杯茶叶一点点水的怪东西,沏茶用的是老式的有胆的保温杯,至于用的茶,我不断试图搞明白,那味道,岂是简单的至苦至涩了得! 小时候,每天晚饭后遛弯,出家门两分钟走到什刹海旁,坐在石凳上。她高傲优雅地一根接一根抽雪茄,时不时打开我着实领教过味道----那只如潘多拉魔盒般的杯,一口口地喝浓茶。我真惧怕她,我想她是妖怪吧! 那杯中的东西,我只抿一小小口就眼发直。 这么烈的两样东西,绝比对麻辣引诱加二锅头强劲。长大了,知识多了,我晓得了吸烟有害健康,晓得了抽一根雪茄相当于抽一包烟,再想想我奶奶,一天几十根雪茄,居然一口自己的好牙,吃饭香香,擅长嚼大蹦豆。 不可思议!

  奶奶1.66米,到如今身板一点不驼,不柱拐棍,背挺又直,看那精气神像练过芭蕾。38的大脚,是她们姐妹11个里独一没裹小脚,也是独一一个受高等教育的。那个年代,她上中华女子学院。她说话声特殊大,我的记忆中她60岁之后满头银丝,丝丝不乱,从不染发,一个半月烫一次大花儿---比年轻人还走在潮流先列。每天三换衣,亲身做饭。奶奶用牙线和刮舌。她淘汰的衣服和鞋,有豹纹的,有镶水钻的,我捡剩穿到学校,同窗们会说呀!真漂亮!真时兴!”

  我上中学离开奶奶家,那时也是女孩子开始懂得美的年纪。有时去看奶奶,她会说:你们赶上好时代了。我年轻时哪敢穿美丽衣服,更别说化妆了。那时日本人见年轻姑娘就动歪脑筋,他们叫花姑娘”年轻女孩得赶快跑。出门穿最破最素的,还得往脸上抹把灰…..说完她仍然是浓茶雪茄。

  都说隔辈疼,奶奶对我可狠了!奶奶最看不惯我黏人,对我打到见血,屁股挨不了凳子是常事。不富有的日子她不攒钱也顿顿一大桌菜蛋奶肉,极尽丰富让我吃好,但却不替我做任何其他事。她要我从小独立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到高中我不断没见过我的亲爷爷。奶奶身边的后爷爷博览古今,对奶奶言听计从。听说是正黄旗,奶奶家也因故能住在什刹海边的好宅子。满汉不能通婚,为了奶奶,后爷爷与家族决裂了,一辈子没有自己的孩子。奶奶的三个孩子包括我父亲和我两个姑姑,从没人叫他一声爸”,他也接受了,到如今仍然伴着奶奶。 那我的亲爷爷呢?家里人告诉我不要在奶奶面前提他。我不懂,但我真怕奶奶,就绝不提,但忍不住猎奇。缠着父亲姑姑问,只言片语中得知,亲爷爷家是北京数一数二的大地主。这样的大家族到爷爷辈就我爷爷和叔爷两个男子。爷爷考取北大中文系,叔爷爷上的北大法律系。爷爷入了国民党,解放时去了台湾。奶奶说什么都不去。混战中家抄了,那时奶奶最小的孩子,也就是我的小姑还在襁褓中。短短时间从富贵荣华到流落街头。她怀抱我小姑,领着齐腰高的正长身体的我父亲,我的大姑到了上学的年龄。都要钱呐!身无分文,有人劝她卖孩子。她说:我的孩子一个也不能离开我。有我,不仅让他们有吃有喝,还都要上学!  奶奶卖血,每十天半月的就去卖装满原来我们喝的大酸奶玻璃瓶一瓶到两瓶血……  ……..从她的月子开始她身体里一瓶瓶流淌出的鲜血换得三个孩子都健康上学了……….

  奶奶恨我的亲爷爷

  后爷爷在奶奶最困难的岁月遇到了她,深深为她着迷。后爷爷血缘有名有号,同样族系殷实,才高八斗。遇到奶奶,他丢弃原本拥有的一切,顶着大逆不道之名,用后半生的一无一切换得和奶奶一同生活。奶奶嫁了他却没正眼瞧过他,到如今,他在家没地位,连小孙女都高声跟他讲话。 假如那时不娶奶奶,皇城里多少美人由他挑….

  记忆中, 有时会有人鬼鬼祟祟拿来个包裹, 奶奶历来不打开,直接或扔或烧。爸爸姑姑有时趁奶奶不备,会偷偷留下些,有时候,我看到过一两次,是我亲爷爷托人送的信。自从和奶奶分开,他一直每月都写一封信,那个年月无法邮寄,就攒着找时机转三转四托人带。带来时往往是一大摞了。一辈子没得到过回信却也写了一辈子。一打打宣纸上毛笔竖写的迎头小楷,只看那字,我会想象爷爷的样子,一定是无比潇洒的大才子。话里的深情让我疑惑奶奶给两位爷爷都施了什么迷魂大法?封建思想残留还相当严重的时代她就有本领让两位这样万里挑一的名门公子一生执着,为她一个。两个男人后半生全部的全部心甘情愿都给了奶奶。而我不断没见过亲爷爷,就连一张照片也没有。

  高中时,一天,爸爸告诉我爷爷从台湾回来了,喉癌晚期,应他个人要求国家给他安排住在北京中医医院。他要见奶奶,想见我。他再不曾娶,孑然一身。后半生只要怀念和回想。奶奶一句话不说,无动于衷,抽她的雪茄,喝她的浓茶。我见到我的爷爷了,他目光炯炯,不像普通的老人,有一种特殊的威自中来的气场,令人敬意尤生。初秋的北京,我穿了一件毛衣,上面有英文。他说你衣服上的外文是不是什么什么的意思。我看看,那时我已屡次获外语竞赛奖,有相当单词量,竟然不认识那几个词。 回家后我查了字典,果真是爷爷说的。 这是我和他独一的见面。他终能在北京逝世。

  奶奶听说爷爷死了,还是什么也没说。爷爷逝世时头脑很清醒。是饿死的。爸爸说爷爷生前最大的愿望是见一眼奶奶。我们都觉得奶奶狠极了! 爸爸拿出一个铁桶,说是爷爷临终给奶奶捎的。 奶奶瞥了一眼,走出屋门,在院子里呆了一个下午。 平生我第一次晓得奶奶不断喝的是什么。那是红茶,爷爷带给她的就是那种茶。

  我考上了北大,读西方言语文学, 也迷上了喝茶。只是,多是青青翠翠的绿茶。沏开在杯中舒肢展筋嫩嫩的样子。走在爷爷青春时风流倜傥的燕园,看那些老楼新建人影匆匆,我会想起爷爷说过:我们上北大时,拿大洋…

  毕业后,从国外归来我和英国朋友一同去看奶奶,他们给她带了英国极品红茶。奶奶平平淡淡,当面仍然用她的保温杯放入大半杯茶叶用滚开的沸水沏,英国人的眼珠简直掉出眼框了。小小甜点配带小托盘的小花杯,放几粒红茶温吞着,那就是世界知名的英国红茶茶道”。我于是问英国朋友们:你们爱吃四川火锅吗?Hot Pot, HOT一词本就是又辣又热。同样的茶因不同的品茗人有不同的味,浓情只在味足时。

  生活方式的改变让我的口味已西化,但喝的饮品永远是茶。无论海角天涯,端起茶杯我就像回到了家。我的根在中国。

  于丹老师说:社会是口锅,不同的人在这口锅中有不同的结果。有人是鸡蛋,原来心里头柔柔软软的,煮着煮着就跟石头一样硬了;有人是胡萝卜,原本有型有款,煮了,成了烂泥;而有些人是茶,在锅的温度下伸展,绽放,而锅中的水在升温时因他们也提了味道。

  新中国奶奶当政协委员了,仍然大声说话无所畏惧。那风霜中日日相伴的浓茶雪茄,那骨子里出离小女子的大坚韧如生命之火熊熊燃烧,支撑她挺过了最难的日子,中国和像奶奶一样坚强的中国人用自信和希望迎来了真正的好年华,生活没有亏待她。

  一个人一生只能活在一个时代。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短短60年阅历诞生重生新生和真正骄傲的生活。没有哪个国家在一代人的记忆中昨天还物质匮乏,穿越世纪,今天就蓬勃欲出。那茶中的红茶,源于青葱自然,因磨砺变了面目,空气中色深如土。无声中改了淡味,变得厚重。归零涅



关键字:奶奶  爷爷  雪茄  自己的  


相关文章

本月精彩阅读

1晋南北朝茶叶生产的发展
2日本青年扎根闽东探寻日本茶
3斗茶的来历及发展
4佛教对中国茶文化传播的四大
5红茶是奶奶的生命花儿绽放
6有关茶的各种风俗
7和静茶修,借茶修当代生活
8寿宁斜滩镇种茶600年文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