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具茶器 > 茶具知识 > 正文

李长平杭州西子湖畔的“老紫砂”

2015-01-27 15:38:33来源:互联网阅读:繁體閱讀

好茶好水配好壶,作为一个地道的杭州人,李长平喜饮茶,更宠爱紫砂壶。听着一阵爽朗的笑声,笔者走进了位于西子湖畔的华夏紫砂博物馆,馆内展架上放满了形态万千的老紫砂壶,泡上一壶明前清茶,一边欣赏着满屋子的老紫砂壶,李长平谈起了他的紫砂人生。

  从警察到“老紫砂”

  李长平把玩紫砂较早,至今已有近三十年,接触老紫砂也有十多年的时间了。上世纪80年代初,李长平在灵隐派出所当警察,灵隐景区内有不少卖紫砂壶的商店,巡查过程中,他开始与这些店主熟悉,也渐渐喜欢上了紫砂壶,在那些留念品店里,他也常常会买一些新的紫砂壶以作赏玩。日积月累,他的家中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紫砂壶,甚至是柜子上、冰箱上,不放过任何一个寄存空间。后来,一位珍藏界的朋友见他如此喜欢紫砂壶,便“鼓动”他何不买些“老茶壶”呢。那时一些老紫砂壶的价格还没有一把新壶高,李长平怀着猎奇之心,空闲时就去古玩市场转转,买了一把老紫砂壶“尝尝鲜”。这一买,便一发不可收了。老紫砂壶放在一堆新壶中,显得十分异乎寻常,那独特的神韵,沉淀的历史气息让李长平深深地陶醉了,从此迷上了老紫砂。

  从菜鸟到火眼金睛

  李长平玩老紫砂基本是自学成才,刚上手时他可没少吃亏。记得上世纪90年代,在他工作单位旁边有一古玩店,店家承诺一切商品如假包退,李长平觉得这事靠谱,兴冲冲地买了一把老紫砂壶。回到公司用水一洗,却发现洗了多遍水还是黑色的,怎么也洗不洁净,很明显这把壶被人做旧过,是一把仿老壶。吃了一次“药”后,他决定对老紫砂进行“望闻问切”法,来个底朝天的研讨。翌日,他驱车到宜兴,一口气买下了21把各式高仿的紫砂壶,回家后与真壶进行逐一比对研讨。看包浆、闻气息、听声音、摸手感,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探索,李长平揣摩出了其中的道道。1929年首届西博会的紫砂礼品壶就是他在杭州二百大地摊上花了600元买的。凭着过人的眼力,他开始有了“捡宝”的感觉。

  淘宝途中的苦与乐

  每个紫砂壶都有自己的故事,在众多藏品中,有一把李玉树款的提梁壶却有着不同寻常的来历。2003年,李长平听说山西一个偏僻小村有一把上好的紫砂壶,他就包车同几位友人前去寻宝。因是冬天,离村子不远处小河上的木桥被宏大的冰块冲垮,冰块堵塞在河面上。眼看快到目的地,不甘愿的李长平手脚并用,攀着冰块过了河。到了村子他却发现自己看中的紫砂壶已被人捷足先登了,只得郁郁而归。峰回路转又一村,归途中他从路边老农处得知另有一好壶,喜出望外的他于是又返回村子里购得了这把李玉树款提梁壶。回到河边,怎么带壶过河又成难题,两手攀爬冰块已非常危险,掉进冰冷刺骨的河水中谁都受不了,思来想去,只得把壶塞在怀中,战战兢兢地过了河。“要晓得,那时只需手一打滑,掉进河里,人壶都不保啊!想想后怕呀。”提到这段往事,李长平至今还是心有余悸。

  感激生命中的两个女人

  搞紫砂珍藏这么多年,李长平说自己离不开家人的默默支持。2008年,他成立了华夏紫砂博物馆,这是国内独一一家民间以旧时紫砂为主题的博物馆,纯以珍藏、维护、鉴赏、交流为目的。他笑称自己是馆长,夫人是“总兼”。李长平的妻子是一名公务员,除了工作之外,兼办了馆长以外博物馆的其他一切事务,“总兼”之名由此而得。李长平口里的另一个女人,就是他的女儿。谈起女儿,李长平一脸骄傲,言语间明显开始眉飞色舞了。他的女儿曾是2007年浙江省高考理科状元。李长平开玩笑说:“事实上女儿比我名望大多了,我如今能在媒体面前侃侃而谈,也是由于当年女儿得状元后,媒体四处追逐采访我这个状元老爸时练就的。”有一件事,不断让李长平感触:女儿高考前夕,他了解到宜兴一位商人手中有一把清中期道光年间邵大亨仿鼓壶,对方要价20万元。邵大亨是中国紫砂历史上最有名的紫砂艺人之一,真品存世极少。那时李长平手头上凑不齐那么多钱,闲谈时与女儿谈及这事,女儿当即表示,只需喜欢,就先买下,给她留点学费就行,原先说好的手机、笔记本电脑等就先不买了。第二天他就赶往宜兴,把心爱的茶壶捧回了家。女儿最终不负众望,以状元的身份取得了全额奖学金,就读于香港大学。

  紫砂文化的弄潮儿

  近几年来,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老紫砂,李长平自费出版了三本书:《明清紫砂珍赏》《宋伯胤说紫砂》《紫砂印象》。作为一个喜欢紫砂的人,他十分崇敬南京博物院原副院长宋伯胤先生,宋伯胤先生长时间从事中国旧时陶瓷研讨,公开了数十篇关于紫砂研讨的论文。快到晚年,宋伯胤先生有意将这些论文出版。但出版社担忧论文集不好销,未予思考。李长平就瞒着宋伯胤先生,自己出资出版了此书——《宋伯胤说紫砂》,这让宋老先生的家人非常感触。

  自悟紫砂之道

  李长平笑言自己与紫砂是老夫老妻,紫砂已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最初,他注重辨新老,鉴真伪,是为术。后来,他以壶为师,与壶为友,紫砂就是他人生之路上的青石板。如今他以壶养性,爱其表里一致,朴实无华。紫砂已然成了他心中的道,他对人生的一种自我感悟。

  买老紫砂壶多年,李长平却从未出让过一把壶,可见他是一个真正的爱老紫砂壶之人,他的网名就叫“老紫砂”,这名字在紫砂圈里,差不多无人不知。

  紫砂小知识
 
      购买紫砂壶,要先确定购买目的。有人买壶是为了泡茶,有人在泡茶之外讲究欣赏把玩,也有人为了珍藏增值。不同需求对紫砂壶有不同要求,但归根结底无外乎“泥、工、烧”三方面:

  泥指紫砂泥料。泥料是决定紫砂壶质量的基础,紫砂壶之所以泡茶好喝,能发茶之真香,根本缘由在于泥料。日前市面上常见的泥料有紫泥、朱泥、段泥,但紫有深浅,朱有浓淡,不一而足。无论泡茶、把玩还是珍藏,应选泥色沉稳、光滑温润的茶壶,留意防止添加化工原料的泥料,不要买嫩黄、翠绿之类颜色过于艳丽的壶。

  工指紫砂壶的做工。普通来说,用于泡茶的壶,只需外型美观、制造端正、大小合适,就可以满足需求了。但若讲究欣赏把玩,建议买全手工制造的紫砂壶,要求器型完满,线条流利,过渡自然,制造精良,不得有明显失误和瑕疵。对珍藏级别的作品壶,除了前面提到的要点,重点审视作品的精、气、神,还要综合思考作者的知名度和口碑。

  烧指紫砂壶的烧成。决定一把紫砂壶质量的除泥料和做工外,烧成也是重要要素。烧成温度太低,泥料发色不好,声音沉闷,泡茶有土腥味。烧成温度太高,则颜色过老,不但不美观,还可能起泡、破皮,古人称陶瓷为“火中求财”,烧成的重要性由此可见。现代有了电窑、气窑、油窑之后,温度可控性强,基本处理了烧成难题。但是,现代的烧成方式也让紫砂失去了许多潜在变化的魅力,可谓有得有失,一言难尽。

  藏馆秀
 
      杭州华夏紫砂博物馆是一家以旧时紫砂珍藏研讨为专题的民办博物馆,2008年5月成立。

  该馆作为全世界第一家以旧时紫砂为主题的博物馆,具有藏品数量多、品种广、质量高的特点:

  数量多

  华夏紫砂博物馆现有各类紫砂器近千件,年代涵盖明代、清代和民国初期,所藏旧时紫砂器数量位居各类博物馆前列。

  品种广

  华夏紫砂博物馆藏品除紫砂壶外,还有其他数十个品类,所藏旧时紫砂器品类之丰富可谓各类博物馆之首:

  1.茶杯、茶盘、茶叶罐等茶具

  2.笔筒、笔洗、水盂、水滴、调色盘、印泥盒、砚等文房用品;

  3.瓶、鼎、尊、插屏等雅器摆件;

  4.碗、盘、盆、碟、缸、坛、钵等日常生活用品;

  5.鸟食罐、烟缸、药罐、香炉、温参壶、温酒壶、签筒、帽筒等杂件;

  6.各种水仙盆、花盆等。

  质量高

  华夏紫砂博物馆藏品不仅数量多、品种广,而且质量高。不但有邵大亨、周永福、杨彭年、俞国良、程寿珍、裴石民、王寅春、顾景洲等历代名家的代表作,还有明代周季山制圆僧帽壶、清代范鼎甫制大梅桩等独一无二的孤品。

  馆长李长平,一心专注于紫砂,近30年只买不卖,珍藏与研讨并举,在持续提高紫砂藏品的同时,亦在紫砂文化研讨上倾注极大心血,先后出版《明清紫砂珍赏》《宋伯胤说紫砂》《紫砂印象》三部紫砂专著。



关键字:紫砂  紫砂壶  博物馆  烧成  


相关文章